好莱坞剪辑师:感受故事,剪辑故事

文创学院 2019-08-22 375

“一名优秀剪辑师,不仅要知道如何整理、挑选素材,而且还要知道何时‘剪’。除了扎实的专业基础,剪辑师需要融入影片,用心去感受。”

——Michael Jablow

剪辑师是导演中的导演,学习剪辑不仅仅是学习技巧,更是学习对故事和人物的理解。2019年3月MPA-ICCI国际影视大师训练营第一期AFI(美国电影学院 American Film Institute)剪辑工作坊开课。训练营有幸邀请到AFI剪辑系主任 Michael Jablow老师进行授课。通过三天的课程,Michael讲述了电影叙事的基本法则、导演如何通过摄像机的摆放和运动传达意图、以及进行电影剪辑实操等。此次课程通过好莱坞经验和知识的交流分享,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帮助大家进一步讲好中国自己的故事。


一、剪辑的核心是讲故事的能力

1870年电影出现以后,它的发展与剪辑理念与技术的不断更新互相促进。随着电影逐渐变得更为流畅,由无声变为有声,黑白变为彩色,高新技术的加入,剪辑也应时应势在镜头的运用、拍摄手法的选择、特效的剪辑技巧等方面有着不断新的突破。

MPA-ICCI国际影视大师训练营上课图片

“Editors is directors.”剪辑是好莱坞工作流程中非常重要的环节。剪辑艺术在于把两个不同的画面拼接起来,这是独一无二的艺术。不过剪辑重要的不仅在于技巧,也在于电影剪辑的美学思想、工作方法,和剪辑对故事、对社会对人物的理解。其中最为核心的是讲故事(story telling)的能力。剪辑师将故事聚焦呈现给观众看,观众在剪辑出的故事当中,有感而发,产生共鸣并作出反应。因此为了增强故事的表述能力,剪辑师除了要在“小黑屋”中专心做剪辑,还要像心理学家、外交官、读心者一样去了解各种行业人的行为和心理。

剪辑师关心的是屏幕尺寸里面的世界,剪辑师要学会引导观众注意力。Michael分享了他的剪辑规则。首先,一分钟很长。在这样的时间中剪辑师需要注意不要让观众觉得无聊,一定要想法设法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让观众专心观看。再者,观众很聪明,千万不要低估观众。许多广播剧或谈话节目是由人物对白驱动的,观众完全不需要运用眼睛的观感就能被吸引。而电影更加视觉化,它需要画面和声音来驱动,这样才不至于乏味。因此剪辑师需要注意,保证视觉、声音顺利驱动电影的叙事发展。切记不要将信息过分披露给观众,留以想象的空间。最后,电影的黄金法则是“Cut to the chase!”追逐的戏码总是能引起观众的高度注意。

二、剪辑师不仅是操作键盘的人

Michael分享了好莱坞工作的大体流程。由于剪辑师的核心能力仍旧在于故事,因此对于故事的理解就变得极为重要。在电影开拍之前,有的导演会提前三至四个月联系他信任的剪辑师。拍摄前两个月左右剪辑师就会找到导演一起研读剧本,一起探讨每一场戏的意义,讨论转场,并且商量拍摄场景的准备。但是Michael也指出,随着电影技术的发展、数字化摄影和非线性剪辑技术的进步,大多数剪辑师不会再像当年一样在电影初期就参与制作,如今在制片、制作过程中,剪辑师会在最后一天进组。

MPA-ICCI国际影视大师训练营上课图片

拍摄结束后,经过10周左右的时间导演和剪辑师多次协作,最终形成导演剪辑版的影片。导演和剪辑师的合作方式因人而异,有的导演会选择和剪辑师一起剪辑,有的导演会给剪辑师剪辑说明,他们不会一直在场共同剪辑。

剪辑完成之后,成片交由制片人审看。制片人看完后会将它交给制片厂看,为检测影片是否有市场,会招募一群人来参加试映。在试映过程中观察现场观众的反映以及映后的反馈来进行市场价值的判断。完成试映环节,影片会进行进一步加工,加上音轨原声带对白等,这时候有可能会买入大量的音乐版权。

Michael认为剪辑师需要有良好的与他人沟通的能力(沟通的对象包括导演、演员等创作人员),并且互相尊重,提出并听取意见。对于故事的呈现,剪辑师不应该仅仅是操作键盘的人,对别人的要求听之任之,而同样应该具有自主能动性,投入到真正的创作中。Michael还指出剪辑师不只是把别人拍坏的能挽救回来,而是应该在电影拍摄之初就介入而使拍摄坏的情况不出现,好的剪辑师甚至能为影片的制作省下很大一笔成本。


三、剪辑的依据

没有任何一个剪辑师有自己独树一帜的剪辑风格,剪辑与故事内容与风格密切相关。以Michael的作品《暗潮汹涌》为例:故事的背景是参选副总统的女主受到众多政治保守势力人士的打压。这个片段是基于演员表演驱动的,剪辑风格和传统手法不太一样。Michael没有保留太多的宽景镜头,而采用了聚焦女主琼斯的近景镜头,旨在体现出女主被周围政界男士包围时面部的情绪变化。

剪辑还需要与演员进行沟通,了解演员的习惯,例如演员什么时候呼吸、眨眼等,这些细节对剪辑都很重要。Michael认为倾向演员表演与细节的片子的剪辑对于剪辑师来说是有挑战性的。相反那些含有大量抢战、打斗场面的片子比较容易剪。人类情绪十分微妙而难以扑捉,所以需要长期的学习和经验积累,才能保证每个镜头时间长短都恰到好处。

除此之外,对于类似于音乐剧的作品,背景音乐也能为剪辑作很好的参考,不过尽量要避免剪辑时的音乐与原声带有差别的情况。对于诸如《美式足球》这样的需要大量特效的影片,后期的剪辑就要依赖于日常的观察、想象力。数字技术的引入也为剪辑带来了很大的方便。总之,有时剪辑的依据是情感,观众要集中在人物情绪上,不能跳脱。有时则依据动作的连贯性,毕竟用电影讲故事是个视觉艺术。

剪辑师面对的庞大素材是远远超过影片的长度的。因此剪辑师难免会出一些差错,例如一些穿帮镜头。面对这种可能存在的问题,除了要再三比对镜头内容之外,还可以借助团队的力量:借助助理的力量,在他们的帮助下辨别一些微小的细节;借助场记的力量,来保证各个片段之间在逻辑上成立。有的素材如果是同时拍的,可以拆解成不同几个场景。不喜欢的台词可以剪掉或者替换掉,最后补录其他的台词。

总之,寻找一个好的团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剪辑的工作需要在这样的团队交流中完成,而真正的团队互相依赖、信任与尊重。Michael认为中国必须从制片人开始改变观点,即应该在一开始就要把所有的项目负责人组织到一起。这样反能降低成本,而不是到什么环节请什么人,这样反而增加了成本。中国学生普遍比较吃苦耐劳,富有创意,因此更应该齐心合力。

MPA-ICCI国际影视大师训练营上课图片

最后,Michael认为中国电影市场应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可以借鉴而不应该完全照搬美国好莱坞的模式。中国可以更多关注具有民族特色的故事,选取自己民族所熟悉的题材,而不仅仅局限于全球通用的题材。以带有民族特色的故事走向国际化。

MPA-ICCI国际影视大师训练营上课图片


授课教授



Michael Jablow

美国电影学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剪辑系主任,Michael Jablow也曾任教于美国南加州大学(USC)电影艺术学院,长期好莱坞电影剪接师,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和美国电影剪辑师协会成员。1972年开始好莱坞电影的制作,剪辑了超50部电影和电视节目。在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出品的由罗伯特·雷德福主演的电影《黑狱风云》(英文名:Brubaker)中,他曾担任副剪辑师。1981年他成为一名真正的剪辑师,凭借由Bille Crystal导演的家庭影院电影《双峰英雄》(英文名:Breast Men)和《*61》(又名:职棒双雄)在美国电影剪辑师Eddie奖获得两次提名,他还凭借《*61》获得艾美奖提名。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