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轻度”MildGo度假酒店--体验经济时代下的旅游住宿行业

文创学院 2021-11-25 3794

2019年我国人均GDP首次站上了1万美元的新台阶,根据一般旅游产业发展规律,中国消费者已经具备了从观光游转型休闲游,再升级到度假游的消费能力。

长远来看,节假日的休闲游和追求非假日出行和更高消费体验的度假游是整个行业的必然发展趋势。在这个趋势下,目的地住宿业从观光旅游的配套系统逐步走向前台,成为休闲度假的主角,旅游住宿业也自然而然地从标准化酒店运营转向更多样的特色化度假酒店和民宿运营。

海交大文创学院“新文创”CEO企业家研修班(三期)学员、萤光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蒋琦,凭借多年旅游规划的经验和对年轻人度假方式的敏锐把握,他的“轻度”度假酒店自2018年开始营业起就大受欢迎,这其中离不开“体验”二字。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蒋琦是如何让体验为住宿“赋能”的。

一、体验经济时代来临

B·约瑟夫·派恩和詹姆斯·H·吉米摩在其经典著作《体验经济》中首次提出了经济发展已从农业、工业、服务业逐步向体验经济阶段发展的观点,关注于体验作为“第四种经济产出”的巨大能量。书中提到,经济价值的本质及其自然递进的趋势,是从初级产品发展到产品,然后再发展到服务和最后的体验阶段。

(图片来源于B·约瑟夫·派恩和詹姆斯·H·吉米摩《体验经济》)

面对开创新价值的压力,体验经济应运而生。作为一种经济产出,当企业有意识地利用服务为舞台、产品为道具来吸引消费者个体时,体验便产生了。和同样无形的服务相比,体验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可回忆的,它的价值可以长久地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

二、一切策划从用户的体验出发

那么,如何营造体验呢?派恩和吉米摩提示我们,首先要打破传统的思维模式,建立体验化思考的能力,不但要思考产品的设计和生产,更要琢磨如何以这些产品为基础设计和组织用户体验。让产品实现“体验化”是有效营造体验的第一原则。

体验营造的目的不是要娱乐顾客,而是要吸引他们的参与。

在《体验经济》中,派恩和吉尔摩阐明了体验的两个维度——参与者的参与水平和参与者与背景环境的关联,以及由两个维度构成的四种范围——娱乐性、教育性、审美性和逃避性。

(图片依据B·约瑟夫·派恩和詹姆斯·H·吉米摩《体验经济》)

1、娱乐性

所谓娱乐,就是“以愉悦的方式吸引人们注意力的活动,即消遣。”娱乐不仅为人类提供了最古老的体验形式,而且在今天为我们提供了最先进、最常见和最令人熟悉的体验形式。

2、教育性

和娱乐性体验一样,教育性体验中的宾客也是吸引式的活动参与者,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教育性体验是个人的主动参与过程。

3、逃避性

逃避性体验在浸入程度上要高于娱乐性体验和教育性体验,与纯粹娱乐相反的是,产生逃避性体验的宾客完全沉浸在自己作为主动参与者的世界里,体验者本身就是演员,能够对体验结果产生积极影响。

4、审美性

在此类体验中,人们沉浸在事件或活动中但并不对其产生影响,而是任由环境自然变化,有点我岿然不动的意思。

在派恩和吉米摩看来,最丰富的体验是包含所有四种范围的体验,即位于坐标中心,被称为“蜜罐的一小块区域。能够同时综合四种体验的例子无疑十分稀少,这也正是蒋琦在尝试达成的目标之一。

三、从观光游到体验式旅游

旅游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种体验。人们离开惯常的环境,到其他地方寻求跨文化与异域风情的洗涤,尽情享受一段休闲娱乐的时光,并从中获得感官刺激和精神满足。

对旅行者而言,他所需求的是更好的体验感,为此他们乐于支付更高的费用。对于从事民宿行业的蒋琦来说,他所面临的,是如何在戴埠镇和天目湖镇这两个区域内的众多酒店和民宿中脱颖而出,高效持续吸引客户的问题。天目湖周边有着充足的可供住宿的房间,因此,打造一个单纯以“住”为前提的产品是远远不够的。

多年的旅游规划经验使蒋琦敏锐地感应到,当下年轻人的出行方式、度假方式和消费方式都在发生变化,他们似乎已经厌倦了“走马观花”式的观光游,也不再满足于“吃住购”等简单的活动,他们希望旅游成为一种新奇的、值得反复回忆起的经历。

蒋琦开始了自己的尝试,他把自己在半山腰的两栋房子改造成民宿,并把它做了一个定位:“森林派对大宅”。他为这里设计了松鼠草坪、户外篝火、星空泡池一系列的场景,并热衷于为来客们提供团建、派对等并非传统住宿的功能。

(香甜野餐会,图片来源于蒋琦)

(轻度火锅烧烤快乐餐,图片来源于蒋琦)

在这里,住户们还可以漫步于波浪起伏的林海中,在自然的拥抱下获得平静和放松,释放压力,满足人类对于自然界的天然向往。蒋琦鼓励住客自己制造不一样的美好回忆,他提供场所、原材料和服务,同时也给住客留下了DIY的空间。这里的泡桐小剧场已经成为了有名的“求婚圣地”。

(泡桐小剧场,图片来源于小红书轻度MildGO度假酒店)

“从经营的角度来讲,我们打造的是一个具有社交属性的空间,这也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在接受采访时,蒋琦这样说道。他的尝试取得了成功,“轻度”度假酒店自开始营业起,入住率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无论是在旺季还是淡季,蒋琦的酒店都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除了慕名而来的游客,有团建需求的公司或是想要聚会的人们,有时会包下一整栋房子。

笔者基于蒋琦分享整理如下:

(原创图片)

从宣传的角度来说,多样化的顾客体验不仅提供了可供宣传的内容,也提高顾客自发进行宣传的动机。住户们主动在朋友圈、小红书等平台上记录美好记忆,分享自己的入住体验,这也大大降低了宣传成本。


(图片来源于小红书)

四、未来展望

如何让自己的度假酒店进一步实现“体验化”,是蒋琦不断在思考的问题。“轻度”酒店在基本的“吃”和“住”上添加了“体验”的概念,并配置了完整的设施,让住户能够进行一场拥抱大自然的野营游戏。

但这似乎还不够,蒋琦接下来打算在区域里引进一个自由潜项目,他选择了酒店不远处的一个心形矿坑,矿坑有着清澈的水和适宜的深度,外观也很有记忆点。未来,蒋琦计划将这里打造成以爱心湖为中心的山野运动度假景区。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以后的酒店它不仅仅是住宿,蒋琦在采访中谈到,他未来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专业团队,为游客量身制造、打造出整个流程,把旅游讲出故事,讲出内容,把它打包成一个产品。

从实现体验化到打造一个IP,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蒋琦相信前景是光明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面对产品和服务日益初级产品化带来的竞争压力,体验经济的出现为企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对此,企业应面向体验进行改造升级,抓紧体验经济的大潮!

参考文献:

B·约瑟夫·派恩和詹姆斯·H·吉米摩《体验经济》

张永宁 康绘宇《体验经济时代旅游景区营销思路初探》

樊英《休闲旅游——体验经济时代旅游发展的新趋势》


撰稿:梁星月、刘佳琛

来源:产业合作办公室